新闻动态

研究院动态

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 新闻动态

“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成立2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之学术论坛——“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态势”

  • 2020-12-14/
  • /
  • 作者:/
  • 116人浏览

       2020年12月12日下午,“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成立2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之学术论坛第五讲顺利举行。本论坛由我院张生玲教授主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息科技部总经理兼华融科技董事长周金黄会长主讲,主题为“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态势”,吸引了50多位师生以及院友的在线参与。
       周金黄会长曾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办公厅、支付结算司,2010年任副司长,是国内最早关注并致力于支付经济学和数字货币研究的学者之一。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货币也逐渐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我国央行也先后出台了关于发展数字货币的政策和方针。此次讲座,周金黄会长以货币的职能为线索,主要从六个方面探讨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态势。

 讲座开始

         首先周金黄会长分析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前后以及当前的世界货币体系格局。他指出,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行的是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双挂钩”,即黄金美元体系。二战后由于美国一直保持了世界经济第一超级大国地位,因此美元真正实现了交易媒介、价值尺度、价值储存三位一体的结合。当前,世界货币体系处于中央银行货币竞争的格局,其中美元仍然处于优势地位。

      其次向我们介绍了国内及跨境支付清算网络。其中国内包括中央银行提供的跨行支付系统、商业银行行内支付系统、银行卡跨行清算网络、第三方支付机构建设的支付网络以及企业和个人;跨境则包括SWIFTCLS、中国银联VISA等第三方支付清算服务、传统汇款方式以及加密数字货币支付平台。
       再者,周金黄会长为我们讲解了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以及Libra稳定币的相关内容。
       随后是关于触发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因素分析。触发因素主要有三点。第一是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和稳定币的冲击,比特币技术门槛高、发行量小,受众非常有限。但对于LIBRA这样的稳定币而言,超主权发行也好,钉住主权货币也好,都可能争夺铸币税和通货膨胀税,尤其一旦在小国发行和流通,对其主权货币将带来致命影响。第二是第三方电子支付的崛起和竞争,这使得货币职能中交易媒介和价值尺度相对分离,也使得市场机构对货币供求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使得央行对货币发行和流通的掌控能力呈现弱化的趋势。第三是货币的国际竞争考虑,但当前推动央行数字货币化还有许多因素需要权衡。
       接下来,周金黄会长深入探讨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动因。其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央行货币作为支付手段、价值尺度(记账单位)、价值储存手段三位一体功能的背离和渐行渐远,助长了经济金融体系中货币运行的失序和低效率。加之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的兴起,使得M1增长较M0快,进而促进了可贷资金的增加和M2的快速增长,我国货币化进程和货币层次结构受到影响。

      最后是关于数字货币的适用环境。数字货币应着眼于为数字经济服务,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生产要素的服务提供及时、精确、安全的支付结算服务。通过这种结合来推动数字产品和数字货币规模应用。总之,点对点、非对称加密、智能支付是构建未来数字货币成长空间的关键要素。

 讲座大致框架

      讲座接近尾声,周金黄会长对此次讲座进行了总结。他指出有些国家对数字货币很重视,但多数国家持有审慎态度。而推动比较快的国家主要是边缘化较强的地区,他们会率先发行自己的央行货币。发行数字货币要具备发达的电子支付、完备的基础设施等条件,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发行数字货币。

       讲座最后,大家纷纷踊跃提问,周金黄会长也耐心地为大家解疑答惑。

       Q:刚刚听您提到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第三方电子支付的崛起和竞争,但现在第三方支付正在被广泛使用,所以我想问一下数字货币发行之后要怎么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呢?

      周金黄:第一,发行数字货币是对现钞体系的补充,因为现金使用较少,恢复央行现金的影响力;第二,数字货币并不是要取代第三支付,数字货币是货币本身,而第三方支付只是一个支付体系,数字货币也能被第三方支付所使用,二者并不矛盾冲突。

       Q: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M0,那后续数字人民币有没有可能纳入M1或者M2的范畴,如果有的话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周金黄:现在数字货币是作为M0使用,但要纳入M1或M2也很容易。只要把数字货币存入商业银行体系作为存款对待即可,活期存款就会成为M1,定期存款就会成为M2。

       Q:刚才您提到虽然不会因为数字货币的推出,马上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但是央行在推出数字货币的时候也确实对人民币国际化有所考虑。想请教您,针对数字货币在走向国际的时候,是否仍出现离岸和在岸的区别?

      周金黄:在岸和离岸是法律管辖的问题,数字货币虽然在境外,但是法律管辖不在境外,那就不能理解成离岸。数字货币与现钞不同,数字货币的电子账户是在国内开的,是在岸还是离岸要根据交易的落地场所来确定。

       Q:现在如果携带人民币现金出境是有限制的,那数字货币发行后现金在手机里面,无法查询你携带了多少电子现金出境,对此可能会导致大量人民币流入流出而产生汇率大幅波动。那是否应该从技术上区分数字货币的境内和境外属性?

      周金黄: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从现在还比较难操作。主要是看电子现金本身,可能需要对电子钱包进行识别,从电子钱包入手区分其境内境外属性。但当数字货币兴起时或许不应该顾虑这么多,既然人民币本身想要国际化,那就不能对此有过多的限制和束缚。如欧洲美元,美国对此并没有太多管束。

       Q:数字人民币在国内几个城市已经有试点,据说是在特殊的领域应用,如房地产交易等。试点是以发红包的形式。那如果交易房屋的话,该数字货币是否控制在了房地产领域?

      周金黄:暂时并未听说相关新闻。现在是在深圳、成都、苏州和雄安四个城市进行试点。比如给你发红包后你可以去商场消费,商场是具有受理终端的,这方面的交易量很小,目前只是在测试阶段。房地产交易是大额交易,数字货币暂时不会涉及到该领域。

  周金黄会长答疑解惑

       至此,张生玲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最后总结,并代表经资院全体参会师生和院友对周金黄会长的分享表示感谢。“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成立2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之学术论坛第五讲圆满结束。